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谢文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、南开大学,学习哲学和社会学。八十年代初赴美留学,先后就读于纽约州立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。九十年代中期回国,先后在中公网及其所属联众游戏网站、互联网实验室等知名企业担任董事,CEO等职务。并曾出任和讯网CEO,雅虎中国总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新媒体生长的土壤----八谈网络媒体  

2009-10-14 18:32:3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国庆假期朋友拉着参加了一个伊朗游的团,组织者国旅号称是伊朗纯旅游第一团。二十多年来在世界上游荡,各个文明古国,文明新国都走得差不多了,古波斯文明的确应该亲眼看看。吸引我去的另一个理由和网络有关。前一阵媒体上轰轰烈烈地渲染TWITTER的伟大功力,说是在伊朗选举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,差一点就把伊朗搞变天了。虽然自认为是互联网的死忠,也一直鼓吹网络在信息时代的核心作用,但私底下还是不免疑惑:网络的作用真到了翻天覆地的程度了? 

      在飞往德黑兰的飞机上,遇到不少常年在伊朗工作和学习的同胞,短则2-3年,长则7-8年,其中甚至还有正在帮助伊朗进行电信和网络建设的工程师。问起来,伊朗的网络水平大概相当于中国十年前,网速很慢,ADSL还是新生事物,网络普及率不高。到了旅馆(号称四星),大堂有网吧,进去看了看,上网一小时收费35,000伊朗元,大概合美元4块或者人民币27元。街头的网吧便宜些,大概在10,000-15,000伊朗元之间。考虑到伊朗人民的平均收入水平,上网肯定还是个奢侈行为。上网试了一下,YAHOO, FACEBOOK, MYSPACE和TWITTER上不去,GOOGLE可以进去,但英文版内容很少,基本都是死链接,伊朗文版东西不少,但看不懂。更奇怪的是新浪也上不去,按说中国和伊朗关系不错啊。本想一路下来可以用新浪微博向国内朋友及时发送些风花雪月的,看来也不可能了。据同行的清华建筑学院朱院长后来试验,中国网站凡是.CN的都上不去,倒是.COM可以,例如搜狐。看来伊朗网络运营的水平也相当有限,反美不小心搞扩大化了。手机倒是很普及,年轻人几乎人手一机,也可以发短信。但我们拿中国手机的就不行了。手机有信号,但全团20来人7-8天好像没打通国内几次。短信是既不能发出也不能收,大家只好与世隔绝,自得其乐了。伊朗的电视封锁倒不是太厉害,好旅馆里可以看到CNN和BBC。我们是9月30号夜里到德黑兰的,一觉醒来正是当地时间早上6点,北京时间上午10点半,刚好打开电视看阅兵,什么都没耽误。本地电视没什么可看的,一半频道是面容严肃的男人在说新闻,没什么画面,其中一些还是专业宗教台,圣人们一讲就是几小时。其他频道晚上就是体育比赛转播或重播,白天有些制作成本低廉的卡通和电视剧。从屋顶林立的各种天线看,伊朗的有线电视还没有普及。这是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,宪法明文规定国家重要岗位都得由宗教人士出任,整体气氛相当严肃。我们团内超过总人数一半的女士们都长裤长褂,外带围巾,和穿着随意的男士们一起在中午气温30度左右的烈日下打拼,个个脸上都红扑扑的,一副健康状。 

      出国前和一路上都在恶补伊朗历史。伊朗过去的60年很可以和中国比较一番。中国前30年目不斜视,一心革命,尤其是专注于革自己人的命。结果闹了个闭关锁国,一穷二白,到改革前夜国民经济已经到了崩溃边缘。后30年穷则思变,改革开放,一举翻身,今天在世界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分量,人民也程度不等地富裕起来。以我们这个团为例,大家都是从网上找到信息,呼朋唤友,自己到旅行社报名参加的,13个北京的,5个广东的,一个成都的(很好奇上海同胞去哪玩了?)。绝大多数都是教授,科学家和各种专业人士。自费旅行过20-30个国家(一次只去一两国),南极北极,亚非拉美都走过的不在少数。不要说30年前,10年前能想象吗?伊朗正好相反,前30年锐意进取,政教分离,拥抱世界,坚决走向开放和现代化。到上世纪70年代后期,伊朗已经成为世界上小有名气,中东地区排名第一的国家。同时,巨变也带来了高速发展的后进国家所具有的机会不平等,贫富悬殊,价值观对立的通病。后30年经过戏剧化的革命,伊朗走回了政教合一,闭关锁国,自我较劲的老路。比较有钱的家庭和专业人士纷纷弃走他乡,光美国就收容了好几十万人(网球明星阿加西就是这些人的第二代)。如今走在德黑兰和其他城市里,感觉就像时空停滞,定格在30年前了。各种基础设施,房屋建筑和整个城市风貌就像回到上世纪80年代初。街上汽车虽然很多(汽油一升才合人民币7毛钱),但从车型和车况看,多数都开了15-20年了。当然,本世纪的建设不是没有,但寥若晨星,放在整体大背景下显得特别刺眼。以伊朗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国之一的地位,今天连汽油都主要靠进口,年通货膨胀率百分之好几十,房地产价格不到10年前的一半,的确令人遗憾。不过,伊朗毕竟拥有人类最古老的文明----波斯文明的传承,也曾经开放进取过30年,透过停滞衰败的现状,我们依然能感觉到人民的自信和自尊,朴素和友好,整体社会还是井然有序的。比起我走过的其他伊斯兰大国,诸如埃及和印尼,伊朗的底蕴还是要更厚实些。就说体育,举重和摔跤是世界强国,男子三大球打中国还富富有余。前些天看女子排球亚锦赛,伊朗女队长裤长褂外加头巾,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,缠斗中国女排也一样生龙活虎,不能不叫人敬佩。一旦伊朗重新走向开放,卸下自己给自己压上的重负,不要10年,一定会给全世界一个惊喜,说不定金砖四国要变成五国呢。 

      回到文章开头提出的疑问。以伊朗的现状,前一阵伊朗大选的争斗真和TWITTER有那么大的关系吗?以我走马观花的实地观察,答案是否定的。我同意前两个月看到的美国商业周刊上的一篇文章“被夸大的伊朗Twitter革命”的观点(http://cblog.chinadaily.com.cn/port/xinzhikongjian/220551435091.shtml),TWITTER和伊朗内斗没什么关系。我猜那些前一阵广为流传,甚至影响到中国的神话是旅居海外的伊朗人(无法亲身参与事件),西方媒体(无法实地报道事件)和TWITTER的公关公司(希望提高知名度)不约而同制造出来,又被怀有各种目的的人或机构无限放大歪曲了的。现在TWITTER融资已经完成,用户数量也已经三个月不增长了,应该可以消停一会儿,不再误导视听了吧?我还是坚持以前的观点,TWITTER就是网络界一个中等水平的创新,冲击力有限,需求有限,持久力有限,社会影响力有限,闹不出什么大名堂来。漫步德黑兰街头,看见报摊上摆放着20来种报纸。伊朗导游告诉我们,凡是报头是绿色的,就是支持反对派的,其他颜色的,就是支持当权派的。我数了数,竟有12-13种报纸是绿报头的。这说明伊朗在伊斯兰大旗下的两派之争还是有各种渠道表达看法的,并没有全面封杀,没必要也没可能主要通过网络甚至TWITTER组织群众。利用社会关系搞串联,打手机,发短信,甚至在公共场合振臂一呼,都可以完成组织群众的任务,毕竟在德黑兰这个拥有1200万人口的城市,70%的选民是投票给反对派的。但在其他城市,在广大乡村,多数人还是支持当权派的。这种中产阶级和知识分子与中下层民众的根本分歧又岂是靠最多140个字的微博传播改变得了的?更何况当时全伊朗只有8千多人注册了TWITTER呢? 

      上篇博客的结尾我说如今缺的不是内容,而是传播内容的有效渠道。这话是说给身在传统媒体现在想向新媒体转型的人听的。其实还有另一句话,是说给已经迈进新媒体门槛的人听的:新媒体很快就会成长为公共的基础设施平台,到时候上面跑的东西有没有市场,有没有需求,有没有独家就成为胜负成败的关键了。看看伊朗,手机,电视,网络一个不少,但信息匮乏,机关重重,真所谓一花开罢百花杀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社会真稳定了吗?稳定的代价是不是太高了呢?稳定到停滞不前甚至倒退就是理想境界了?全是主旋律等于没旋律,差不多等于噪音。所以,新媒体的孕育成长,是形式和内容的有机结合,而能否实现取决于土壤的好坏,也就是社会环境的宽容程度。一个改革开放的社会,一个自信进取的社会,一个乘风破浪前行的社会,一个兼收并蓄的社会,一个百花齐放的社会是新媒体生长壮大的前提。幸好我们中国是一个这样的社会,至少是向这个方向努力的社会。不然,新媒体是没希望的,不管我们怎么努力。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1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