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谢文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、南开大学,学习哲学和社会学。八十年代初赴美留学,先后就读于纽约州立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。九十年代中期回国,先后在中公网及其所属联众游戏网站、互联网实验室等知名企业担任董事,CEO等职务。并曾出任和讯网CEO,雅虎中国总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歪斜的花瓶  

2009-08-06 14:26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歪斜的花瓶 

   10年前,湖南省政府的一个小官员王跃文写了一部小说‘国画’,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。2年后,他又写了续集‘梅次故事’,由此开了现代中国所谓官场文学的先河。书写的很不错,虽然场景是官场,但写的是人,应该算文学了。但是,湖南官场的一些人对号入座,心里不爽。很快,王跃文下岗了,被迫成了只靠写作为生的真正作家,被迫成名,被迫发财。其后他名气固然很大,但境遇却很诡异。书卖的很火,但不许再版加印,也不许评奖或拍成影视,结果便宜了盗版书商。官场小说在他的书一炮而红后成了一类流行品种,其后又有‘驻京办主任’等小说畅销于市,成就了不少作家。如果你习惯在上飞机前在机场书店买几本书刊以打发机上的寂寞,总会发现在最显眼的地方陈列着时下流行的官场小说,买的人还真不少。不过官场小说的始作俑者王跃文的境遇并不得意,在7-8年里除了出了几本短篇集和随笔之类的东西和一些纯商业作品外,再无佳作问世。直到今年的7月,随着社会气氛的宽松,他终于又有新作出笼,书名叫作‘苍黄’,是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的意思。还是官场小说,还是一流水准。到底是与成名作隔了十年,社会变化了,网络与官场的微妙互动关系成了新书的一大看点。郑重建议干网络的和管网络的有空都去读读这本书。书很好读,写的都是我们身边熟悉的人和事,但是不是都能读懂就难说了。 

   小说的引子是这样写的:

   “我的客厅挂了一幅油画,海外慈善义卖拍卖下的。画的是深蓝色的花瓶,插着一束粉红玫瑰。玫瑰正在怒放,像笼罩着一层薄雾。

   构图有些像凡.高的‘向日葵’,只是调子为安静祥和的蓝色,不同于凡.高的炽烈。花瓶却是歪斜着,将倾欲倾的样子,叫人颇为费解。

   我似乎总怕那花瓶碎落一地,忍不住想伸手去扶。可是,扶正了花瓶,画框歪了,扶正了画框,花瓶又歪了。

   画出自一位高僧之手,不知道藏着什么禅机。大约供奉此画两年之后,我才看到画框很不起眼的地方,写着小小的一个字:怕。

   菩萨怕因,凡人怕果。心里有怕,敬畏常在。

   我把这幅画写进了这部小说,挂在一位主人公的客厅里。” 

   话说的很含蓄,任人联想。因为我是干网络的,又因为近来不断听说一些吓人的故事,读到一些恐吓性的文字,忍不住就胡思乱想起来。如果把网络业比作花瓶,把管网络的比作画框,不知可否?网络业十几年来含辛茹苦,拼搏奋斗,开创了今天这么个局面。今年中国将诞生第一个产值过百亿的网络公司,整个产业的直接总产值将超过600亿,而且还在以30-40%的年增长速度前进着。网民到年底将接近4亿,网络已成为互动沟通,资讯传播和休闲娱乐的主要平台和渠道。如果把网络业比喻成一个泥巴做的花瓶,里面歪歪斜斜地插着几根狗尾巴草和牵牛花,应该不算过誉吧?但是,因为产业发展比较顺利,很多人变得不谨慎了,缺少敬畏之心,开始胡来了,瓶子变歪了,和画框开始博弈了。瓶正框歪,框正瓶斜的状况反复出现。算起来,这十几年网络业这花瓶将倾欲倾的局面至少出现过三次。第一次是01年的网络泡沫破碎,资本的框子正了,网络的花瓶摔了。第二次是05年的整顿SP,运营商的框子正了,网络公司的瓶子砸了。第三次就是当下,主题很含糊,主演也不清楚,什么框子能正一些现在还看不出来。但几板斧砍下来,网络的花瓶摇摇欲坠确是实情。 

   花瓶与画框如何都正的问题与争斗在过去60年里始终没离开过人民的视线。如果说过去主要还是意识形态和权力在起主导作用的话,那么今天由于垄断利益和金钱利益的加入,使局面更显得错综复杂。花瓶继续歪斜下去,迟早会摔个粉碎;把花瓶摆正却要画框歪斜也没什么道理。关键在于那个写在画框上的字:怕。怕什么?干网络的应该怕失去大环境的理解和支持,怕变成只追求点击量和利润的经济动物,怕只会用廉价的产品招徕用户而没有持续创新的能力,怕在恶性竞争的路上越走越远而最终把花瓶打碎。管网络的应该怕失去以民为本的理念,怕摧毁刚刚萌芽的新兴产业,怕全球化经济和社会的激烈竞争中中国不战而败,怕画框正了而花瓶摔了,白茫茫大地真干净。一个可能的前景是无论是花瓶和还是画框,大家都怕一个东西,那就是人民。如果在怕什么的问题上有一致理念,花瓶和画框就有可能都正了。要相信人民自身的鉴别力,审美观和是非感,不要硬充思想警察,文化判官和道德法官,同时也不要无限利用人性的弱点为自己的最大利益点。毕竟,黄赌毒自古就是有市场有需求的,但直到今天,世界上多数国家对此还是有禁止,有限制,有管理的。说网络游戏是毒品肯定是错误的,说网络游戏有毒品肯定是正确的。在业内缺少自省自律能力的时候,必要而恰当的管理是应该的。但只靠停服务,关网站,改名字的简单粗暴办法去扶正画框,花瓶还是会碎的。花瓶碎了,挂一个空荡荡的画框有意思吗? 

      差不多50年前,针对反右运动后文艺界百花凋零的局面,周总理对文艺界干文艺的和管文艺的人做了个后来极为出名的演讲。这里摘一段广为流传的话: 

   “我看到四川一个材料。文化部一位副部长到四川说:川剧落后。得罪了四川人。当时一位同志回答:落后不落后要由四川七千万人去回答、去决定。我看这位同志很勇敢,回答得好!人民喜闻乐见,你不喜欢,你算老几?上海人喜爱评弹、淮剧、越剧,要你北京人去批准干什么?领导人可以有喜好,有人爱看戏,有人爱看画,有人爱古董,这有什么关系?我们看了戏说好,不一定就好,我们的话靠不住,各人有各人的爱好,怎能作为标准?艺术是要人民批准的。只要人民爱好,就有价值;不是反党、反社会主义的,就许可存在,没有权力去禁演。” 

   在这究竟是瓶歪框正还是瓶正框歪两难处境的时刻,无论干网络的还是管网络的不妨重新拜读一下周总理的讲话,共同寻找一个瓶正框也不歪的解决办法。为了寻找方便,特将相关网址罗列如下:

   周恩来‘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和故事片创作会议上的讲话’(一九六一年六月十九日)

http://www.people.com.cn/item/zel/newfiles/xia/A133.html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0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