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谢文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曾先后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、南开大学,学习哲学和社会学。八十年代初赴美留学,先后就读于纽约州立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。九十年代中期回国,先后在中公网及其所属联众游戏网站、互联网实验室等知名企业担任董事,CEO等职务。并曾出任和讯网CEO,雅虎中国总裁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周其仁的妙语连珠   

2008-11-03 09:28:01|  分类: 互联网产业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离改革开放30周年的正日子越来越近,媒体上相关的资讯也越来越多.昨天南方周末上有两篇文章值得一读.一篇是叶剑英的公子叶选基回忆76-78年改革酝酿期的一些宫闱秘事,读来惊心动魄,才更明白胡适所言历史是个任人打扮的漂亮姑娘的意思.另一篇是周其仁教授关于改革的历史性思考,是在一个会议上的发言,题目叫为什么中国总能摸到石头,是周发言中提出的一个问题.过去20年里我在不同场合听过其仁兄若干次讲演,其观点之深刻,逻辑之周延,语言之生动,让我印象深刻,佩服得紧.我算是网络界里能说的,和他比起来,差距甚远(对网络的看法除外,这方面他是外行,观点不敢苟同).随便选几句,借题发挥说说对网络业发展的看法.

 

        “改革开放,如果要问从哪里来的,它应该是被逼出来的。这个“逼”,是人类进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    网络业的成长发展何尝不是被逼出来的?想当初96年的时候,我们这些第1批投身网络界的人,都想着投靠垄断巨头,从电信业边缘处找到机会安身立命.所以,最早成名的公司是亚信,赢海威这样的半通讯,半网络的公司.就连我创立的第1个公司中公网也有邮电部数据局的股份,名字也想沾点国家的仙气(中公=中国计算机公用网络=CHINANET).结果如何?一旦弄明白了,人家就不带我们玩了.于是只好找垄断看不懂或看不上的东西玩,成就了今天网络增值服务这一行当的辉煌.当然还是有后来者不信邪,继续挖垄断的墙角,希望早晚能分上一瓢羹.前几年有所谓无线增值服务(SP),这两年有所谓网上支付和网络视频.我想除非能熬到改革深化到这些领域那一天,服务开放给民营,否则做这些服务的公司结果不会比赢海威好多少.

 

        “中国不是日本,更不是欧美国家,中国要建设的地方很多,只要经济政策对头,中国不会出现经济衰退。中国衰退的可能性,我大胆地讲,等于零。”

        现在金融风暴刮得厉害,哀鸿遍野.那网络业呢?进来的钱当然会少一些,VC毕竟属于金融业,不可不谨慎.但就产业本身来说,仍然是发展早期, 现有服务普遍质量不高,空白点很多,创新机会很多.只要有一些人有点勇气,有点资源,有点创新,有点埋头苦干的精神,下一波成名的公司一定出自现在不怕风险顶风上的创业小公司之中.7年前网络泡沫破碎的时候,业内形势远比今天严峻,雷正劈在头顶上,其他产业都没事.好多人撤退了,但坚持住的公司中就出现了腾讯,百度这样今天的领军队伍,新浪,搜狐和网易也是在此期间完成了由长期亏损走向赢利的转折.一年后,投资者又回来了.早年步步高的老总段永平就是利用这个时机,以1块多的价格大量买进网易的股票,一年作用翻了几十倍而变身投资家的.中国的网民数量还在高速增长,网络需求还在不断增加,这个基本面没有变也不可能变.所以,我学着周教授也说一句,中国网络业衰退的可能性,我大胆地讲,等于零.

 

        “现在是很好的时候,去看看过去的三十年。“逼迫”本身会产生很大的力量,在中国,只要认真摸,你总会摸到石头,终会走出一条路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 10年前做联众游戏的时候,心里不塌实,总想找个部委当靠山,防止黑道白道欺负到头上的时候有个组织依靠.没想到,我们这些旁门左道人家看不上,信产部不管,文化部不管,出版署不管,好容易联络上国家体委,最后还是不管.结果只好无照经营,居然也活下来了.今天你不想让人管还不行了,家家都要管,谁让你挣钱了呢.如果管的力度再大些,估计网络游戏的日子就不好过了.网络媒体也是逼迫成功的.虽然至今民营网站还是没有新闻采访权,但仍然能打出一番天地,品牌上收益上都成功了.各种擦边球打着打着就变成正规球了.如今的2.0尝试也是如此,业外人士看不明白,业内成功人士看不上,参与者只好苦熬苦练,相当一部分人未必坚持得下去.但再过一二年,模式找到了,石头摸到了,故事就又出新版本了.

 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们过去落后,老是要跟着别人走,这是对的,今后也要学别人。但1840年以来,中国向别人学习的问题上,屡屡有错。毛主席讲过,为什么先生老是打学生呢?1840年以后,中国人一直学日本,日本侵略中国;学西方,西方侵略中国。建国以后,我们改革开放也是学啊。我们计划体制学苏联,学来学去把苏联学垮了,后来我们学南斯拉夫,南斯拉夫被我们学得也不行了(众人笑)。后来我们发现,东亚模式好,学日本、学韩国,几乎要达成一致认识时,日本出问题了。然后说,学美国,现在把美国也学出问题了(众人大笑)。”

        网络界作为新兴产业,模仿抄袭和创新改造之间是从业者时时会遇到的挑战.从10几年的历史实践看,从学习模仿开始,然后改造创新是比较可靠的成功道路.简单地剽窃抄袭则没有出路,因为被抄袭者也许自己也不成熟,你还没抄完他就死了或变了的事例比比皆是.

 

总之,大至一个国家的改革开放,小至一个企业的生存发展,其中还是有些共通的东西可寻,可想,可叹的.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21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